发热病房 | 铁人三人组,24小时待命,每天睡眠不足4个小时

2020-02-05

在这样特殊时期,当所有人都谈疫色变,有这么一群人逆行而上,他们心中有大爱,用无私和无畏来隔离病毒与人民的距离,哪有什么岁月静好,只是有人替你负重前行。

田银娣护士长,我们私底下称她为甜甜老师,她就是我们这个家庭的大总管,协调着整个病房大小事情。防护服没有了,口罩不够了,留观病人的饭吃什么,每个人的防护措施到位不到位都是她操心的范畴。虽然有时有点唠叨,但是我们明白这是爱护大家的另一种方式,反倒喜欢她唠叨我们。

她们三人是感染科的骨干力量,所以发热病房启用之时她们就已经驻扎在这里了,我们是作为第二批进入发热病房值班的医务人员,但是她们三人已经连轴转了一轮了。

工作打气加油,我们众志

初识贾主任,是进入发热病房前的培训会上,齐耳的短发,一副普通的眼镜,极快的语速,她在有限的时间,尽可能地给我们讲解新冠状病毒所有的知识,以及发热病房所有的工作流程,不得不赞叹一下她的有条不紊的思路,在极短的时间我们基本弄清了病毒的相关知识和防护措施。她也是我们这个小团队的总指挥负责病房的大小事情。

踏实能干的李茹

24小时待命,每天睡眠不足4个小时,马不停蹄穿梭在留观室、病房,即使是休息时间也是拿着对讲机与各个楼层的护士大夫对接患者的情况。这就是发热病房的贾晓黎副主任、翟嵩副主任医师、田银娣护士长的工作节奏,我给她们起的名字—铁人三组(凌晨二点多的病房,铁人三人组依旧坚守岗位忙碌工作)。

铁人三人组

成城,一定击退病毒!

现在来说说我们检验科的小团队。第一批是四个男生,而第二批我们三个女士一个男生。才女加美女的周维肖,温柔可爱的郭娟,暖男孟昊,加上年资最老的我。我们来自不同的专业组,正好形成专业互补,看来科里领导在安排人选也是煞费苦心,这样搭配能在工作中发挥最大的作用。说温馨,是因为我们本身在科室就相处的非常愉快,在这次抗击病毒疫情中就更加团结,情似一家人。我们四班倒,每天值守六小时,我们除了要做患者的样本检测,我们最危险的工作是近距离的给疑似患者取鼻咽拭子和抽血,这种职业暴露属于最危险的暴露,采完检测样本移交给CDC检测。说实话不害怕是假的,因为取材时病人暴露口腔,任何一个刺激都会让他打喷嚏咳嗽,增加了我们感染的几率,但是我们作为党员没有退缩作为检验人没有退缩,我们坚守我们的职责互相打气,无论多晚取样,总有一个同事不厌其烦装备好来协助另一个人取材就是为了缩短接触时间减少感染几率。在这种特殊时期让我更加感受到我们的团结和友爱。发热病房的故事太多了,说也说不完,每一位医务工作者都在尽自己的全力来抗击疫情。

搞笑担当,神经内科范松华

温馨四人组

李茹,话不多很温柔,是感染科公认的业务能力强的护士,总是默默地干着自己的工作。我们是来自医院各个不同科室的,每天有三班倒,有四班倒,总之每天大家作息时间并不相同,所以吃饭的点就更乱了。可是休息室总是干干净净,水果洗好摆在桌面,酸奶整齐地摆放,水壶里有烧好的热水,这一切都是李茹默默地为大家服务。让我们在工作中有家的感觉。

虽然大家在同一个医院上班,但是因为职能科室不同,所以很多同行,也是进入发热病房才认识。小范是一名党员,身高不高说话很幽默,我们有时碰在一起吃饭时,最爱和他侃大山。小范今年本命年,又喜得一女,这个农历新年本是他最开心的新年,因为这个病毒,放下还在做月子的妻子和未满月的孩子,毅然加入抗击病毒这个大家庭来,我问他孩子未满月,你爱人还在最需要你的时候你来到危险的一线工作,她没有意见吗?他略开玩笑的说,我爱人说了:“此时全中国人民健康的事情就是最重要的事情”。我特别感动,那一瞬间我突然觉得他的身影高大了许多,因为我知道,家人的理解和支持是我们工作的动力。

感染科党双锁主任来给我们

翟嵩,副主任医师,一对弯弯的眉毛下有一双笑眯眯的眼睛,声音很甜,如果单看外貌我认为属于带有一丝孩子气的。她负责协助贾主任工作,要知道发热病房的事情很繁琐,流病调查,病历填写,下医嘱,事无巨细,但是她总是不紧不慢地,认真耐心地处理工作。有时候贾主任刚刚查找出需要完善的工作,翟大夫已经开始行动,看得出来她们配合十分默契。